威宁路的七点

date
Jun 20, 2022
slug
weining-morning
status
Published
tags
生活
summary
持续一段时间的晚睡晚起,终于触发了一次晚到的失眠,翻来覆去的想法和窗帘缝隙中终究亮起的光,像虚幻和现实的持续冲突。 看了看梦哲熟睡的可爱模样,蹑手蹑脚的钻出房门,泡了一碗半生的燕麦,任务似的大口咽下,收拾了一下垃圾,等不及的想看看七点的威宁路,想在威宁路的大桥上看看。
type
Post
持续一段时间的晚睡晚起,终于触发了一次晚到的失眠,翻来覆去的想法和窗帘缝隙中终究亮起的光,像虚幻和现实的持续冲突。
看了看梦哲熟睡的可爱模样,蹑手蹑脚的钻出房门,泡了一碗半生的燕麦,任务似的大口咀嚼,收拾了一下垃圾,等不及的想看看七点的威宁路,想在威宁路的大桥上看看。
踩着新买的人字拖,穿过一小段绿化,上桥后视野就开阔了,将现未现的朝阳包裹灰白的云层,开始播报新一天的开始。我站在桥中央,左边来上海的车流忙不迭的穿梭,穿过初夏的热气不停息,右边中山公园方向的凌厉高楼开始展现光泽,桥下河边的健身步道上,起得早的老人们,汗水已经浸湿了胸口,还兴冲冲的往前走着,打工一族领着饭盒笃定的离开,商务精英坐上冷峻的专车,目光所及处尽是生命的活力,生存的动力。这是封控结束后的二十天。
陈丹青说,中国人的信仰,就是努力的活下去,而想我最近为何郁郁乏力,多半又是好高骛远,眼高手低了,总想着在某个时间点之前必须要有所成就才能配得上这一切,想法离开了当下,离开了每天早上最好的阳光和空气,青草上沾湿的露水,风穿过树叶时发出的沙沙声。

© jialiang 2022